Category Archives: Uncategorized

论东突尔其斯坦双语教学制度

Serdar/赛尔达尔,在东突尔其斯坦受教育的一位维吾尔初中生的学校生活体会  何为“双语教学”?双语教学一词是由英语词汇“Bilingual Education”直接翻译得来,著名百科网站维基百科所给的定义为“双语教学将母语和第二语言同时融入到学术教育中,但同时母语和第二语言所占成分理应不同”。 再看看 “伟大的”中共政府是如何将以“提高民族教育质量,为新疆培养‘民汉兼通’的少数民族高科技人才”为目的来实施其具有中国特色的双语教学模式。 “最初阶段其主要授课形式是从初一开始到高中毕业,数学、物理、化学、英语用汉语授课,其它课程用学生的母语授课,学生参加中考、高考时,数学、物理、化学、英语使用全国统一汉语试卷,民语文、汉语使用新疆命题的民族试卷”。这种教育模式是否符合东突尔其斯坦人民的需求,是否符合东突尔其斯坦各个种族错综复杂的情形? 针对如此情形,某教授曾今做过一份调查。该调查针对对象为在北京维吾尔族大学生对于东突尔其斯坦双语教学模式的态度,虽然其调查范围不够巨大,不能广泛的代表全体维吾尔人对于双语教学制度的态度,但在一定程度上反应了双语教学模式给这群直接“受害人”所留下的真实印象。总的来说,被调查的在北京维吾尔族学生反映出了一个不争的事实,中共在借助着双语教学的幌子来实现其同化维吾尔族,一步一步减弱代表维吾尔文化的维吾尔语对于维吾尔人民自我认同感的影响力,从而最终实现同化(这就是发生在满族人和蒙古人身上不可置否的事实)。以下为本人的具体分析: 不是“民汉兼通的人才”而是“精通汉语略懂母语的奴才”  我本人是所谓的“民考汉”也就是就读于汉语学校的维吾尔族,但由于中共带有政治目的的教育改革,从初中起我所在的汉语学校都与民语学校或者双语进行了合校(我本人对于“民汉合校”的解读是让一群学习英语的学生去辅助一群学习俄罗斯语的学生来学习俄罗斯语这样一种傻子都不会做的无厘头事件)。初中的民汉合校给我留下较深的印象,我从一所各种教育设施完整,拥有荷兰进口人工草皮的,塑胶跑道,塑胶篮球场,现代化校区到了一所微机室电脑不够一个班用,足球场是“纯天然土地”,篮球场是拥有跟古朝文物一般历史价值的场地的校区。而第一个校区是以前的汉语学校,第二个校区是以前的维吾尔语学校。经过几年的观察和切身体会,民语班和双语班在学校的地位一步步下降,而且合校只是名义上的合校,真正的汉语班学生带动民语班学生积极学习汉语甚至是其他学科的中共所说的现象在我剩余的两年初中生活中从未见,名为互助实为消除维吾尔语。众所周知,中共在教育中的政治教育所占比例在世界上罕见,这一举措的主要目的就是为国家培养一个又一个眼中“党高于一切”的忠实奴才,在此基础上巩固和加强汉民族的统治地位,并且持续打压其他民族的民族文化和信仰。 不是帮助少数民族培养人才,而是千方百计毁灭少数民族自己的教育制度。 如双语教育模式大纲所述,维吾尔族在小学是全方位的母语教学,汉语只是作为一门科目学习,其所占比例并不巨大,但升入初中以后,在民语班和双语班的课程中,基本上所有课目都是用汉语教学,一方面少数民族教师的汉语是不可能达到汉语老师的汉语水平,老师都讲不清楚学生如何能取得好成绩?连最起码的听懂课程都是问题;另一方面学生们以前只是将汉语作为一门语言课来学习,突如其来的语言巨变常常使成千上万的学生陷入巨大的困惑中,最终导致他们自暴自弃,听不懂干脆不听。中共如此精心的设计出这一幅美妙动人的画面, 这幅画面犹如巫术般让一个个维吾尔族学生自暴自弃,一个接着一个的退学辍学或者上中专大专等职业类学校,中共就完美的达到了其控制维吾尔族受教育程度的目的,如此一来,有文化知识的维吾尔族就会越来越少,中共就可以更轻松的统治东突尔其斯坦,并且一步一步的同化维吾尔族,侵蚀维吾尔语言文化,让更多维吾尔人丢失自己作为维吾尔的特别的民族自豪感和自我认同感。 问题不仅仅出现在学生身上,同时各级维吾尔族老师遇到了各种各样的“骚扰”。维吾尔语学校的老师经常为了自己的汉语而担忧不已,因为他们随时都有可能遭到解雇,统一不变的理由是“汉语不过关”。如此可笑之事,也许只有中共等下流无耻之人才能想到,故意对一群实质上不需要出色汉语水平的优秀教师们百般刁难,对于所有汉语不过关的老师实施各个等级上的处罚,开除,停课接收教育等等。即便是一些本身专业能力极为出色的教授们都不能免于这无理取闹的政策,有不少的教授被辞退或者被逼迫提前退休,而接替他们工作的无一例外全部都是汉族,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矣。 在我十二年在东突尔其斯坦的学生生涯中,所遇见,听到的,看到的,自己感受到的歧视不计其数。尤其是在经历“民汉合校”之后,民语班和双语班俨然成为了众矢之的。由于青少年的好动,热爱自由的天性,无论是维吾尔族学生,哈萨克族学生,回族学生,还是汉族学生都会在学习生涯中犯下“不遵守课堂纪律”“课间打闹”“自习课秩序混乱”的错误,但是所有的汉语班,所有的汉族老师不约而同的将每一次每一个汉语班的违纪行为“归功”到维吾尔语班的头上,就好像每一个汉语班的学生如果没有经历民汉合校就永远不会犯错误,是完美的,再者民汉合校有名无实,民汉之间的互动少的让学生们完全感觉不到双方在同一所学校接收教育,有的学校甚至天才般的借鉴了美国在1980年才真正结束的种族隔离制度,并转述了美国人的理由“separate but equal”- 隔离但却平等,中国人的抄袭文化就是体现在这种细节上的多么美妙。到最后,经过老师们的一点点熏陶,汉族学生们聆听到了神圣大汉族主义的召唤,这样我们在所有校级聚会上都可以听到汉族学生在自己“是非”之后,厚颜无耻的指着维吾尔语班的学生说“闭上你的臭嘴,一天到晚哪来那么多的话,没素质就是没素质。”这样一来,无论是汉语班的还是维吾尔语班的维吾尔族的敏感神经就会被极大的刺激,刺激之下人会口不择言,最后升级为肢体冲突,在大多数我所亲眼所见的例子中,汉族学生都会挨到一顿爆揍,然后恬不知耻的去报告校主任,全然不提事情起因,只看结果,这样一来维吾尔族学生接收处罚就不是什么说不过去的事情了。 教育,实际上是用来育人子弟,培养国家地区之人才以及陶冶学生情操的伟大事业,可是由“敬爱” 中国共产党 以培养人才为理由来培养奴才,以发展少数民族地区为理由来加强统治专政,以民汉互助为借口来消灭维吾尔族的民族文化和民族自我认同感。这就是‘伟大’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这就是‘伟大’的中国人民共产党。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UHRP Oral History Project – Spotlight on the Ghulja Massacre

The Uyghur American Association (UAA) organized a demonstration in front of China’s embassy in Washington, DC on February 5, 2014 to commemorate the 17th anniversary of the Ghulja Massacre. At the event, the Uyghur Human Rights Project conducted an interview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We Are Uyghur: Artist Q&A with Susan Kattas

Greg Fay, Manager, Uyghur Human Rights Project Susan Kattas, a Hudson, Wisconsin-based artist, recently created a collage inspired by the Uyghurs’ cultural struggle under Chinese government repression. The collage was part of the 45th Parallel Exhibition celebrating peoples living along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2 Comments